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资讯 >

时隔一年安踏体育又遭沽空,这次为何“杀伤力”这么大?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9-06-07 14:01

原标题:时隔一年安踏体育又遭沽空,这次为何“杀伤力”这么大?

  安踏体育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被沽空机构再次盯上,安踏体育(02020)经历了难熬的一夜。

  5月30日,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在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体育的公司治理及旗下FILA(斐乐)品牌收入不透明,预计安踏体育股价会有34%跌幅,建议沽空。消息一传出,安踏体育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触及43.5港元,创去年10月以来最大跌幅。

  次日盘前,安踏体育连发两则公告,强烈否认这一不实猜测,网上百家乐,并披露关联方认购新股,占总股本0.59%。随之,其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其实,这已不是安踏体育第一次被做空。今年5月唱空长和的沽空机构GMT Research也曾在去年6月沽空安踏体育,彼时安踏体育被质疑利润率“高得难以置信”。安踏体育同样予以强烈否认,但股价并未遭遇明显影响,且随后一路高升。

发难斐乐“收入不透明”,安踏连发两公告否认

  目前,“杀人鲸”尚未正式发布沽空报告,仅有香港投资论坛上展示的部分PPT图片,对安踏披露的斐乐收入提出质疑。

  5月30日,“杀人鲸”创始人兼CIO Soren Aandahl在2019 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质疑安踏的企业治理及旗下品牌斐乐收入不透明,并将去年安踏的收入及纯利给予约15%的折让。Aandahl表示,按2018年及2019年纯利计算,安踏的市盈率分别为22.9倍及17.8倍,今年的安踏目标价为32.93元,因此认为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降空间。

  根据2018年报,安踏体育营收达241亿元,同比增长44.5%;净利润41亿元,同比增长32.87%,创造了安踏历史上最佳业绩。安踏体育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曾在公开场合透露称,2018年斐乐贡献的流水超过100亿元,是为安踏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

  不过,该公司并没有披露斐乐的具体收入及其他数据,仅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安踏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新加坡的斐乐门店数目共有1652家,该数据在2017年底为1086家。同时,安踏体育预计,该公司到2020年所有品牌的平均增长率为15%-20%,而FILA、FILA KIDS和FILA FUSION的平均增长率则预计为超过30%。

  “杀人鲸”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认为斐乐在中国内地的收入并不透明。目前斐乐在中国内地基本以直营店为主,占比高达80%。Aandahl以斐乐在韩国批发渠道收入为依据,推导得出斐乐在内地的收入约为51.16亿元,较安踏此前给出的87亿元指引高出41%,由此认定安踏夸大了斐乐内地的收入。

  Aandahl还认为斐乐在中国内地的单店收入明显高于其在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单店收入。2018财年斐乐内地单店收入约为630万元,超出台湾地区134%、韩国地区29%。

  而除了质疑斐乐的财务问题,“杀人鲸”对安踏公司的治理也提出疑问,主要是围绕安踏体育手握大量现金,但仍然多次筹资及现金流稳健,分红率却从70%下降至45%两个方面。

  不过,在2月底的业绩会上,丁世忠表示,股息率下降主要因收购,收购完成后,若未来业务、利润或现金流有所改善,派息比率将超过30%。

  5月31日,安踏体育连发两条公告,其中之一为澄清公告。在公告中,安踏体育表示,董事会强烈否认报道中的有关猜测,认为有关猜测并不准确并具有误导性。安踏体育表示,公司保留对“杀人鲸”及/或对相关指控负责人士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随后的第二条公告中,安踏体育披露关联人士以49.11港元现金认购新股份,占总股本的0.59%,较认购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49.70港元折价约1.19%,认购款总计7.78亿港元。

  认购人为Mascot JVCo的主要股东,安踏体育通过Anta SPV间接持有Mascot JVCo的57.95%股份。因此 Mascot JVCo根据上市规则被界定为安踏体育的附属公司,认购人为安踏意图在附属公司层级的关联人士。

  两则公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高开逾1.8%,此后涨幅迅速扩大至近6%,收报48.0元/股,涨2.24%。

  除关联方,安踏体育也获得了大和和国泰君安国际的力挺。其中,澳门网上百家乐 ,国泰君安国际称相信公司财务数据的真实性,维持对安踏体育的推荐,建议投资者可以逢低买入、长期持有。

一年前刚被沽空,此次遭遇老牌“杀手”

  安踏体育并不是第一次被唱空。去年6月,沽空机构GMT Research也曾将枪口指向安踏体育,并提出五大方面问题,包括营业利润率过高,现金或预付账款等存在大量异常,为配合收入虚增衍生了大量现金流,存货相对于收入比例过低以及预付账款相对于存货比例过高等。该机构对安踏的最终评级是卖出,并将股价下调至10港元/股。

  不过,这一沽空报告发布后,安踏体育股价并未遭遇明显影响,并在随后一路高升,屡创新高。

  至于“杀人鲸”此次如此大的杀伤力,与其“深厚”背景不无关系。去年初才成立的“杀人鲸”,由Glaucus Research联合创始人、前首席研究员Soren Aandahl创立,以港股为主战场之一。由于Glaucus狙击企业几乎百发百中,因此“杀人鲸”一成立便受到关注。

  2018年5月底,“杀人鲸”的首个目标指向新秀丽。其报告指出,该公司的治理和会计问题令其应较同业有所折价,而给予新秀丽的目标价仅为17.95港元,较前一日收盘有高达48%的折价。

  此后,新秀丽遭遇噩梦般的一年,时任首席执行官Ramesh Tainwala引咎辞职,集团股价不但跌破17.95港元,更是连续创下今年新低。5月31日,该股最低报16.10港元。

  • 上一篇:体育晨报:中国女排完胜荷兰,C罗霸气戴帽
  • 下一篇:本次运动会的运网上百家乐网站动项目共三大项、九小项
  • Copyright 2015-2016 湖南经济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