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新闻 >

ODM厂商要在中国拓展白牌机市场

来源:www.hg07111.cc   作者:hg0088   日期:2018-06-08 11:05

  根据招股书的介绍,工业富联BEACON目前主要为自用,其作用主要是提升富士康生产品质和效率,但正处在整合提升已有平台水平到未来向外部开放的节点上。
 
  招股书信息显示,此次上市募资将投入20个项目,合计拟投资272.53亿元,其中10个智能制造相关的研发、升级、扩建项目拟合计投资164.58亿元,占据总投资的约三分之二。这10个项目的投资中,设备购置安装投资占据大头,其中包括相关自动化设备的投资。因此,从募资用途来看,机器人业务相关的投资,依然以满足富士康内部需求为主。曾在海尔集团负责智能制造业务的新制造商学院院长曾玉波代表海尔与富士康交流时曾被告知,富士康自产的机器人(Fox-bot)应用已经达到1.5万台,而当时国内工业机器人市场还在爆发前夜,主流机器人公司出货量不到1000台。
 
  去年6月,郭台铭在中国国际大数据峰会上公开透露目前生产线上应用的机器人数量是“才有5万台”。工业富联在招股书中写道,该公司2015年开始研发工业互联网平台BEACON,并于2016年1月正式将平台应用到了自身的生产流程当中,目前已陆续在各制造基地引进。固高科技机器人事业部经理刘越告诉《财经》记者,工厂自动化产线上的机器人的系统集成一般是由负责精益生产的工业工程(IE)部门来统筹,工业工程团队会将产线工位上操作人员的工作分解成标准动作,了解产线的工艺流程、节拍、产能等关键因素,才能知道产线需要多少机器人、如何布置机器人。不同行业的流程不同,任何一个做自动化升级改造的工厂,一定需要一个强大的工业工程团队,才能推动工厂的自动化。这也是制造企业自身发展机器人业务具有一定优势的原因所在。
 
  此次募资,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入,无疑将进一步加深其机器人领域的积累,曾玉波表示,富士康有足够大的体量来支持它的机器人研发制造体系和产品不断优化。
 
  能输出工业互联网能力吗?
 
  在过会审核时,发审委要求工业富联进一步补充披露有关通过工业互联网形态提供智能制造和科技服务解决方案的具体内容、层次、面向用户群体、如何推广获客、目前业务发展情况。因为工业富联称要基于自身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向中国制造业同行输出智能制造解决方案。
 
  中国信通院一位工业互联网专家向《财经》记者表示,工业富联作为电子设备制造大厂,有引入工业互联网的需求,同时由于占据了电子设备制造产业链多个环节,拥有大量设备和数据,也有引领工业互联网建设的基础。而且,在现阶段,工业互联网仍然处于探索阶段,工业富联如果能做到把BEACON真正用起来,就占据了不错的战略制高点。
 
  工业富联也提到对外输出物联网与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其组织架构上设立了科技服务事业群,之下包含工业互联网市场营销事业处、物联网/5G解决方案事业处两大组织,定位应在于输出技术服务。
 
  通常,一家科技公司对外输出软件解决方案服务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为用户定制私有的解决方案,另一种是以通用软件产品或通用平台服务的方式,体现在工业互联网领域,那就像GE、西门子那样,志在搭建一个通用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去对外提供平台服务。
 
  两者的难度都很大,都需要富士康彻底转变为一家软件公司。如果富士康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野心是后者,那将是一种最名副其实、最理想,也是一种难度最大的转型。先行者GE Predix平台和西门子的MindSphere平台在这条路上都走得甚为艰难,且前途未明。
 
  GE的Predix业务现在还不能算成功,经历早期激进步伐之后,去年开始,Predix业务收缩,聚焦至GE自身航空、能源等核心业务的客户上,减少了其他板块的投入。GE经营状况和股价也至今低迷。工业客户复杂多样的需求,让这工业云平台很难如消费互联网的操作系统一样有简便的收费模式。
 
  “在工业领域指望做一个通用平台打天下很难,与之前旧系统的兼容也困难,制约也多。”埃森哲大中华区数字服务总裁俞毅告诉《财经》记者。
 
  此外,平台本身并不是决定因素,平台上的应用是否能够满足用户需求,是否能创造足够丰富的生态,将成为平台吸引更多企业入驻的关键因素。
 
  俞毅认为,面向个人用户的互联网能够发展到今天,离不开支付、物流等周边系统的成熟,而在工业领域,从产品的生产端到消费端各个环节数字化转型程度不一,有些才开始蓬勃发展,例如各种工业设备上的嵌入式软件,因此,深入各个环节去推进智能制造,去捕捉目前的痛点,或许更有机会。
 
  不过,工业富联作为制造业打造工业互联网也有天然优势,最明显的便是现场掌握海量的数据和深厚的工业工程积累。曾玉波对《财经》记者表示,相比其他公司,富士康作为制造企业,从0到1是容易的,难的是从1到100。
 
  李斌认为,做工业互联网,小公司只能被生态,只有巨头才有能力接入更多公司,盘活生态。
 
  相对来说,工业机器人业务可能是工业富联更快输出的一块业务。
 
  目前,工业富联外销的机器人在市场中存在感并不强。但从内部使用到对外推向市场成为成功的业务也不乏先例,在3C机器人占有一席之地的雅马哈机器人,其业务最早诞生于雅马哈自身的摩托车装配需求,如今逐渐发展成为电子装配领域工业机器人的重要玩家。
 
  但富士康的机器人能够赢取多少外部市场,还需要时间检验。
 
  德国工业机器人和设备与系统技术公司库卡的一位销售经理对《财经》记者表示,相比汽车领域,中国电子行业尚未完全实现自动化。这意味着电子行业会有爆发式增长。
 
  汽车领域机器人更多看重负重与稳定性,且一款车型生产周期较长。3C领域机器人产品对重量要求不高,更看重灵活性、可拓展性,消费电子迭代周期很快,更看重机器人配套系统集成。
 
  而在这一领域,传统四大家族并不具备优势,爱普生、雅马哈是3C领域两大主流品牌。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博众精工是苹果手机生产线最大的自动化供应商,但这家公司并不生产机器人,每年都会采购数千台爱普生机器人用在手机生产线上。
 
  不过,四大家族也正在加紧布局,包括ABB、库卡、安川都推出了面向这一市场的小型机器人产品。
 
  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一般分为减速器、电机及其驱动以及控制器,有与富士康合作的公司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工业富联主要掌握控制器技术,电机及驱动主要采购三洋品牌,减速器以哈默纳科(Hamonic Drives)供应为主。戴家鹏曾向《财经》记者透露,机器人三大核心零部件中,工业富联完全自己做的就是控制系统,公司会考虑借助供应链来达到最大的经济效益。
 
  《财经》记者接触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用工业互联网的方式将富士康旗下2B资源打包在一起略显生硬,手机代工业务和云服务器、机器人等业务之间未来有整合成一整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力的机会,但眼下还将是各行其是向外拓展的漫长过程。
  • 上一篇:口碑的智慧门店通过技术降低了人工成本
  • 下一篇:竞争之下行业痛点能否得到解决?
  • Copyright 2015-2016 湖南经济网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